陆圻景撰《新妇谱》须善待宾客

名人家训

  陆圻景撰《新妇谱》须善待宾客

  【原文】

  凡亲友一到,即起身亲理茶盏,拭碗拭盘,撮茶叶,点茶果,俱宜轻快,勿使外闻,并不可一委之群婢。盖新妇之职[1],原须必躬必亲,不宜叉手高坐,且恐群婢不称姑意[2],姑或懊恼,而见卑幼不起代劳,是娶一阿婆也。记之。

  凡阿翁及丈夫[3],要留客酒饭,或丰或俭,即须请命于姑,用菜几器,酒果小碟多少,一一亲自动手,至精洁敏妙,则须自心里做出。不洁,则客疑主人不能烹;不速,则客馁而主人有愧色[4],大不可也。又须再嘱奴仆等,于座后用心看视。若有续到宾客,再添杯箸[5];若菜垂尽,须早增益。俱不必待外厢催讨。

  凡留客不留客,自有阿翁丈夫作主,新妇只宜随顺做去,不须措意也[6]。

  如阿姑而上亲,可请教于姑,新妇该见否。如该见,急出万福。迟则亲去,而姑不悦矣。万一阿姑不留酒食,不妨赞成留膳。若留阿姑而上亲,姑云率薄,不妨从厚。如新妇母家亲戚,一到即请教阿姑,应见否。如见,一茶之后,新妇自先立起,不必久谈。盖久坐恐阿姑要治饮馔[7],深为烦扰耳。若阿姑云,何不留之,新妇必谢云,彼有事,不能强留。盖新妇统于所尊,未经分析,谁则责之?又况人有仓卒不便,银钱匮乏时[8],即姑难以语妇者,而新妇主席,阿姑治具,亦使此心不安。故凡涉母家亲戚,�⒉灰肆�[9]。

  凡阿翁丈夫,有亲友仓卒忽到,要留酒食,而银钱偶乏;及要庆吊诸仪,而资财偶竭,新妇知之,即宜脱簪珥[10],典衣服,不待公姑开言,方为先意承志。新妇或系贫家之女,奁无可废[11],然常存此心,即布衣可质[12],发�可截也[13]。至一二赠嫁器皿,即当公用,不问全毁。若小有爱惜之语,即属吝啬[14],即伤公姑之心,即为下人姗笑[15]。以故公姑有宁贷邻家,而不敢问新妇者。彼尘封不用,又保无水火盗贼之虞乎。

  常见人家罗列请客,或费一金二金,又兼举家辛苦,无非为奉客计也。乃客欢饮而忽报酒完,忽云烛尽,又见蜡炬瘦短数灭,屏间碗盏玎��,此俱欲客速行之意,最惹客怒,殊为可恨。况既费一番经营,反取一番不快,此愚之甚也。请客时,酒须多蓄,未完先买添。烛须粗大,多买几枝,不失古抱�髦�意[16]。饭须用汤,可令客饱。……新妇未当家者,不论;若姑出处,及有倦时,代为料理。必须识此[17]。

  ———节录自《香艳丛书》第三卷

  【注释】

  [1]盖:承上文说明理由或原因。

  [2]姑:丈夫的母亲。

  [3]翁:丈夫的父亲。

  [4]馁:饥饿。

  [5]箸(俅):筷子。

  [6]措意:留意;用心。

  [7]饮馔(伽):饮食。

  [8]匮之:缺乏。

  [9]��(伽1):同“概”。

  [10]簪珥(佟侑):簪子耳环。

  [11]奁(1佗):古代妇女梳妆用的镜匣。

  [12]质:抵押。

  [13]�(佻):假发。

  [14]吝啬(佻侉):过分爱惜自己的财物,当用不用。

  [15]姗(佟)笑:嘲笑。

  [16]��(佟):没有点燃的引火物。

  [17识:记;认识。

  【译文】

  只要是亲戚朋友一来到家里,新媳妇就应立即起身亲自料理茶碗杯盏,擦碗擦盘,撮茶叶,摆好茶果,做这些事的时候都应轻便迅速,不要使外边坐着的客人听到有响声,并且这些事不可一概委托家中那些女仆去做。原因是新媳妇的职责,本来就必须亲自动手招待客人,不应当叉着两只手坐在一边,况且这些招待客人的事如果委托女仆去做,有可能不称婆婆的意愿。婆婆或许会懊恼,看到做晚辈的不起身代她招待客人,就会使她感到是娶了一个老太婆到家里来了,这一点做新媳妇的人应当记住。

  凡是公公及丈夫要留客人喝酒吃饭,是丰盛还是节俭,新媳妇都必须立即向婆婆请示。备几盘菜,用于下酒的果菜几碟,都应当亲自动手作安排。至于在这些方面做到精要清洁、敏捷合意,则必须从心里做出,用心考虑后付诸于行动。食物不清洁,那么客人就会疑心主人不能做饭菜;行动不迅速,客人就会感到饥饿而主人就会感到不好意思,这是千万不应发生的事情。与此同时,新媳妇还应当再次嘱咐奴仆等人,在座后用心观察。如果陆续有宾客来了,就要再次添加酒杯碗筷。如果桌上的菜快要吃完了,就须趁早增添。这些事都不必等到外边房里的人来催讨。

  留客与不留客,自然有公公和丈夫做主,新媳妇只宜随他们的意愿去做,不须留意留不留客。如果是婆婆的上等亲戚,可向婆婆请教,做新媳妇的是否应当拜见。如应该拜见,就应急忙口道万福。动作缓慢亲戚就走了,婆婆就会感到不高兴。万一婆婆不留亲戚喝酒吃饭,不妨力促吃了饭再走。如留婆婆的上等亲戚,婆婆说按照一般招待就行了,但新媳妇不妨从厚操办酒菜饭食。如果来的是新媳妇娘家的亲戚,人一到达就应立即请教婆婆,应不应该见面。如果允许见面,喝了一杯茶之后,新媳妇自然应当首先站起身来,不必长时间交谈不停。因为娘家亲戚久坐有可能婆婆要做饮食,深感烦琐打扰。如果婆婆说,何不留客人吃饭再走,新媳妇就一定谢谢婆婆的好意,说娘家亲戚有事,不要强留。原因是新媳妇刚进门,一般都会受到尊重,没有经过彼此了解,谁想忍心对新媳妇加以指责呢?

  况且人都有意想不到的不便之处,银钱缺乏时,即使婆婆难以对新媳妇说出,而新媳妇主持家宴,婆婆做饭菜,也使人心中不安。所以凡是涉及到娘家亲戚,一概不宜留下来吃饭。

  凡是公公和丈夫有亲朋戚友仓促之时忽然到来,要留他们喝酒吃饭,如果家中银钱偶尔缺乏,以及履行红白喜事的仪节时,家中资财偶尔用尽,新媳妇知道这种情况后,就应当摘下簪子耳环,典当衣服,不要等到公公婆婆开口,就事先考虑这个问题而去促成长辈的心愿。新媳妇如果是贫穷人家的女子,嫁妆没有什么值钱东西拿来典当,也应当常常存有为家排忧解难的心思,粗布衣服可以拿去抵押,假发之类不很值钱的东西也要尽力拿去凑办。至于一两件赠嫁器皿,也应当作为公用,不要计较器皿是否受到损坏。如果稍微有一点爱惜这些东西的话,就是过分爱惜自己的财物,就会伤公公婆婆的心,也会为家中那些仆人所嘲笑。由于这种缘故,公公婆婆有宁可向邻居借贷而不敢同新媳妇商量的。然而,新媳妇的嫁妆之类的东西长时间放置不用,又能够保证没有水火盗贼的危险吗!

  常常看到有些人家里罗列请客,或者花费一金二金,还要让全家人辛辛苦苦操办,无非是为了招待好客人。有时客人放怀畅饮而忽然得知酒已用完,蜡烛已经用尽,又看到蜡炬短了灭了,内屋碗盏丁当作响,这都是要催客迅速离去的意思。这种情况最容易惹起客人的恼怒,特别可恼。既然全家人费了一番筹划经营,到头来反而招来一番不愉快,这是最愚蠢的举动。请客吃饭的时候,酒须多作准备,还没有用尽的时候就应当预先添买;蜡烛必须粗大,多买几支。这样才不失古人抱�饕�火的意思。吃饭时必须有汤,这样可以使客人吃饱。……新媳妇没有当家的,不要求这样。

  如果婆婆出外,或感到疲倦时,新媳妇就应当代为料理款待客人的事务。

评论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