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圻景撰《新妇谱》不可虐待仆人婢女

名人家训

  陆圻景撰《新妇谱》不可虐待仆人婢女

  【原文】

  陶渊明有云[1]:“此亦人子也,可善视之。”盖此辈与我同为父母所生,可怜他命不好。我吃他还未吃,我厚衣他还薄衣,我睡他迟,我起他早,俱是命苦可怜也。常常要照顾他,但又不可过于爱护。凡事先有堂上之仆婢[2],而后有己身之仆婢,毋使人云与公姑分尔我[3],先私己之婢仆,而后公众也。要令己之婢仆,尊称公姑之婢仆。公婢之长曰阿奶,少者曰阿姆[4]。公仆之已冠者曰阿伯[5]、阿叔,稚者曰阿兄[6]。其事之理,亦如卑幼之如尊长。

  己身婢仆,童稚居多,如有小过,但当正言教诲之[7]。不改,再骂詈之[8],许之以责,必不改而过差大,然后用小界尺与三下五下[9],亦不可多。第一要教他敬老家主、老主母,第二要教他做公众之用,而室中次之。

  凡婢仆有三大罪,一淫佚[10],二偷窃,三说谎搬斗是非。此须防之于渐[11],慎之于微[12]。防淫佚之法,以庄。防偷窃之法,以介。防搬斗之法,以默。此治家之大略也。至于童仆布素充体,亦宜浣濯缝补[13]。早晚栉沐[14],亦须眉目清朗,有天机自得之状,则瑕易露而教易入也[15]。有等人家,此辈蓬首垢面[16],涕泪愁苦,身多血渍[17],面有爪痕,非如卑田院乞儿,则同地狱中饿鬼。余常叹悼以为主妇之不慈不贤[18],入门即得之耳。

  本房仆婢,虽宜慈爱,然或触公姑之怒,及得罪宾客邻里,皆宜重惩。不则,俗所云护短也。

  ———节录自《香艳丛书》第三卷

  【注释】

  [1]陶渊明:晋代思想家、文学家。

  [2]堂上:父母的代称。

  [3]毋使:不使。

  [4]阿姆:保姆,也作保母。阿:表示亲昵。

  [5]已冠:已到成年。

  [6]稚者:年幼的人。

  [7]但:只。

  [8]詈(佻):骂。

  [9]与:给与。

  [10]淫佚:纵欲放荡。

  [11]渐:逐步;渐渐;浸;流入。

  [12]微:细小;轻微。

  [13]浣濯(佼):洗涤;清洗。

  [14]栉沐:梳头洗发。

  [15]瑕(佗):玉上面的斑点,比喻缺点。

  [16]垢(侔):污秽;肮脏。

  [17]渍(佻):浸;沤;沾。

  [18]余:我。

  【译文】

  晋代思想家陶渊明曾说过:“仆婢也是人家的子女,应当友善对待他们。”这是因为,这些人跟自己一样同为父母所生,应当可怜他们的命不好,自己吃饭时他们还没有吃,在寒冷的时候自己已穿着厚衣服,他们还穿着薄衣服。自己睡了以后他们还没有睡,自己起床时他们已起床了。这都是他们的命苦,值得可怜。所以应当常常照顾他们,但又不要过分爱护。无论有什么事,顺序上是先有父母的仆婢,而后有自己的仆婢,不要让人说自己与公公婆婆分你我彼此,先考虑自己的仆婢,而后才考虑到别人的仆婢。应当吩咐自己的仆婢,尊敬称呼公公婆婆的仆婢。对公公的女婢中年岁大的人要称呼为阿奶,年纪轻的要称呼为阿母。对公公的男仆中已经成年的人要称呼为阿伯、阿叔,年幼的人称呼为阿兄。这样做的道理,也像卑贱年幼的人对于尊贵年长的人一样。

  自己身边的婢仆,年幼的居多。如果有小过错,只应当正面对他们加以教育开导。如果不改,再痛骂他们,并责令他们下决心改错。硬是不改正过错,过失差错更大,这时就可用小戒尺打他三五下,但不可打得过多。第一要教育他敬爱老主父和老主母,第二要教育他热心做大家庭的活计,至于自己房里的活计可以放在次要地位。

  大概婢仆有三大罪过:一是纵欲放荡,二是偷窃什物银财,三是说谎和搬弄是非。对于这些问题,必须一点点都要防备,微小的事都要谨慎。

  防范纵欲放荡的办法,是教他们庄重严肃。防范偷窃的办法,是教他们耿直正派。防范搬弄是非的办法,是教他们安静沉默。这是治理家庭的大略方法。至于童仆穿朴素的布衣,也应洗涤干净、缝补整齐。早晚梳洗头发,也须做到眉目清楚明朗,使得他们有一种天然自在的外貌。这样,他们身上的缺点容易暴露,而教导他们也容易收到效果。有这样一种人家,女婢男仆蓬头垢面,涕泪不干愁容满面,身上多沾血迹,脸上有爪抓的痕迹,不是像低贱田院那些讨饭的小孩,就是像地狱饿鬼。我常常感叹哀念那些作为家庭主妇的人,不慈善不贤惠,一进她家的门就知道她家是个什么样子了。

  新媳妇对自己屋子里的男仆女婢,虽然应当加以慈爱,然而如果他们惹起公公婆婆的愤怒,以及得罪了宾客邻里,就应当重惩。否则,就是通常所说的护短了。

  【评析】

  此篇重点阐述作为新媳妇,应当教导好自己的下人多为大家庭做些事,尊敬老主人,即使是对老主人的男仆女婢也应有礼貌。进而,又应当严格要求他们品行端正,仪态庄重。有了过错,重在对于他们进行启发开导。这些道理,体现了平等待人,慈悲为怀的基本精神,推及到人与人之间打交道,也是有借鉴意义的。

评论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