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确撰《新妇谱补》婢仆相诉切不可偏听

名人家训

  陈确撰《新妇谱补》婢仆相诉切不可偏听

  【原文】

  婢仆相诉,切不可偏听,遽加呵怒[1],须徐察其实而谕解之[2]。若小事,虽有曲直,须云此何足较,毋多言,若家主闻之,反取责不便[3]。若大事不可不理,使从实禀公姑丈夫理之,须一听外厢理断[4],不可从中偏袒[5]。若诉公家仆婢,虽果负冤,亦只莫管。凡闻人言,不动如山,胸中却自有分晓[6],此女中君子也。

  ———节录自《香艳丛书》第三卷

  【注释】

  [1]遽:疾;速;马上。呵怒:大声喝斥和愤怒。

  [2]谕解:明白开导和理解。

  [3]取责:依之以责备。

  [4]外厢:即外厢房。指外厢房男人家主。

  [5]偏袒:偏护一方。

  [6]分晓:清晰;明白。

  【译文】

  奴婢仆人相互诉告,千万不可偏听,马上就加以大声喝斥和表现出愤怒,必须慢慢地考察实际情况再开导和劝解。如果是小事,即使有是非曲直,也必须说这个何足计较,不要多说,倘若家主听说了,反而会遭到责备就不好了。如果是大事,就不可不理睬,让他从实禀报公公婆婆丈夫去处理。必须一切听从住在外厢房的主人去处理决断,不可从中偏护一方。

  如果诉告的是公公婆婆的仆婢,即使果真负有冤枉,也只好莫管。凡是听到别人说什么,缄口不语,心志坚定像山一样不动摇,而心中却自然清晰明白,这就是女子中的君子了。

  【评析】

  陈确在此篇中指出:“婢仆相诉,切不可偏听,遽加呵怒”,这种看法有着一定的普遍意义。因为“兼听则明,偏听则暗”。碰上问题要坚持调查研究,结论要下在调查研究之后,有了结论还要求能妥善解决,所以“徐察其实而谕解之”。这些话颇有一定的道理。

评论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