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玉麟家训 治军贵严犹须以身作则

名人家训

  彭玉麟家训 治军贵严犹须以身作则

  【原文】

  治家贵严,严父常多孝子,不严则子弟之习气日就佚惰而流弊不可胜言矣。治军何独不然?威信不立,军心日弛。既弛矣,虽鞭�而不乐于就羁勒必损其群。故严父之于子,慎始克终。主将之于勇,杜微防渐。其敬畏之道,又非以身作则不为功。余在九江率水师剿匪,夜睡甚少而起独早,迨余起而全营皆先起矣。询之曰:“将军治事烦剧犹早起,勇可独晏乎?”自入安徽抚署后,犹不敢求怡悦,恐失其威信也。

  ——节录自《锖代四名人家书》

  【注释】

  佚惰:享乐懒惰,不思上进。

  鞭�:鞭打。羁勒:接受管束。

  晏:迟;晚。

  怡悦:愉快;高兴。

  【译文】

  治家贵在一个严字,严父教导之下常多出孝子,教导不严则子弟就会慢慢变得追求享乐、懒惰、不思上进,各种弊端就说不完了。治军又怎么会不是这样呢?主帅在军营中没有树立威望信誉,军心就会口渐变得涣散。既然已经涣散了,就算对士兵加以鞭打责骂,他们也不会乐于接受管束,必然会减损军队的战斗力。所以严父对子弟的教育,自始至终都很谨慎。主将对兵勇的统帅,重在防微杜渐。使兵勇对主将存有敬畏之心的方法,若主将不以身作则不会成功。我在江西九江统率水师镇剿太平军时,晚上睡得甚少而起得很早,当我起床之时全营兵勇都先起床了。我去询问其缘故,兵勇对我说:“将军你每天处理的事情很繁杂,还早早起床,我们这些兵勇哪有起得迟的道理?”我自从到安徽任巡抚之后,更不敢追求愉快安逸,怕的就是在兵勇中失去威信。

  【评析】

  彭玉麟强调,作为一军之统帅要能驾驭千军万马,单靠严责苛打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关键在于以身作则,在兵勇面前树立威信。这一观点是很有见地的。

评论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