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玉麟家训 德不进业不修才是君子所忧其大者

名人家训

  彭玉麟家训 德不进业不修才是君子所忧其大者

  【原文】

  钊侄书来,以未入学为忧,余心窃不以为然。吾人只进德、修业是分内事,科名两字是身外事。分内事由我作主,得尺则我之尺也,得寸则我之寸也。进德至何等地步,便算我之地步。修业至何等光景,便算我之光景。至于科名,由命中注定,丝毫不能自主。便算得了科名,德可以不进、业可以不修否?抑科名两字,是进德修业之止境耶?若定要拘拘于科名吹则所修学业非为自己学,乃为科名学,吾未见成。今侄年轻,迟早之数则可谈,终身无望即不可说。若以此次小试不售遂发牢骚,骂主考,骂学院,即自认为是才学好,有了限止,便无进益。若以此次小试不售遂生忧闷,则窃叹其所志者小而所忧者不大也。君子先天下之忧而忧,乃忧不能继内圣外王之业乃忧不能尽修、齐、平、治之心。德不进,业不修,则足忧之。贪不廉,懦不立,则足忧之。贤否不明,仁惠不施,悲天命而悯人穷,此皆天下之隐忧,我宜独先其忧者也。若夫微名之得失,世俗之荣辱,君子固未暇及此也。请弟将此意转谕之。

  ——节录自〈猜代四名人家书》

  【注释】

  货旬拘:固执;限制。

  不售:不中。

  内圣外王:道家的政治理想,指所谓圣人有王者之位,以推行自然无为之道。也就是内以圣人的道德为体,外以王者的仁政为用,体用兼备,各尽其能。

  修、齐、平、治:分别指古代士大夫的传统人生哲学——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

  【译文】

  钊侄寄信来,因为没有入学而忧虑,我心中私下感到不以为然。我们这些人只有增进自己的品德行操、完成自己的学业才是自己分内的事,科举成名则是身外的事情。分内的事由我自己做主,得一尺则我自己就有一尺的收获,得一寸则我自己就有一寸的收获。进德到何等地步,都算是我自己的进步。修业到何等的光景,都箅是我自己的光景。至于科举成名与否,则由一个人的命运所注定,丝毫不能由自己做主。即使是取得了科名,德就可以不进、业就可以不修吗?然科举成名几个字是进德修业之最终目标吗?如果一定要执著于科名,则所修学业,就不是为自己而学,乃为科举成名而学,而自身的德行学业却没有提高。现今侄儿还年轻,科举成名迟早之数是可以讲的,终身无望这样的话不能说。如果因为这次小考不中就发牢骚,骂主考官,骂学院,就自认为才学好,有了止境,就不会再有进步。如果因为这次小考不中于是就闷闷不乐,则我只能私下感叹你的志气太小而所忧虑的境界太低。有才德的人先天下之忧而忧,忧的是不能继承中国传统士大夫的人生模式即内以圣人的道德为体、外以王者的仁政为用之业,忧的是不能尽其修身、齐家、平天下、治国之心。德不进,业不修,则是足以让人忧虑的。贪婪而不廉洁,懦弱而不毅勇,则是足以让人忧虑的。贤否不明,仁惠不施,悲天命而悯人穷,这都是社会深层的问题,是我们首先要忧虑的问题。如果是那些微名之得失,世俗之荣辱,德行好的人则没有空闲时间去顾及了。请弟弟你将这个意思转而教导钊

  【评析】

  彭玉麟教导其弟,人的一生不可能不遇到不顺心的事,关键的问题是要正确对待它。进而,他认为一个人所需忧虑的不是个人的功名利禄、荣辱得失,而是如何进德修业,如何成为治国、平天下的栋梁之才。这一思想虽体现了封建士大夫的基本人生信条,但仍可借鉴吸取其中有用的成功经验。

评论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还没有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