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玉麟家训 能谦退便是载福之道

名人家训

  彭玉麟家训 能谦退便是载福之道

  人而谦退,便是载福之道。然而谦退者,历古来能有几人?不谦退则贪欲日炽而常不知足。居堂厦矣轮奂巍然而尚思亭榭池台之胜食肥廿矣,鼎鼐和调而尚思驼峰象白之嗜衣必极锦绣之奇,饰必炫珠翠之珍,养尊而处优,骄纵不自敛束皆覆亡之道也。方望溪先生谓汉文帝身为九五之尊,常念山民之疾苦,忧廑宵旰自奉俭约,此其所以为明君也,此亦知足不辱之象。人处家庭间,能以父母之待我过慈而愧对之,则不失其孝;能以兄弟之待我过爱者而愧对之,则不失其悌吹处社会中,能以友朋之待我过惠者而愧对之,则不失其信;以君臣间之待我过厚者而愧对之,则不失其忠。孝、悌、忠、信之道,亦何尝不从知足屮得来。反是,则嫌父母之待我不慈,兄弟之待我太苛,于友朋则启衅隙,于君臣则生怨望。自恃无愧无怍,怨人大啬、大薄。德以满而损,福以骄而折,可不慎乎?吾自随戎幕而绾兵符,位尊得君恩独优,口常以此自悚愧。恐居高自危,处处谨慎,未知能免殒蹶否也。特以此意告弟,请代约束子侄。居乡党中,诫勿藉势逞骄,害我官声也。

  ——节录自《锖代四名人家书》

  【注释】

  炽:盛。

  堂厦:高楼大厦。

  轮奂巍然:高大华美,巍然挺拔。

  肥甘:丰厚美味。

  鼎鼐和调:比喻美味可口。驼峰:骆驼背上隆起的肉峰,古人以为食物之珍品。象白:也是食物之珍品。

  敛束:收拢约束。

  方望溪:清代学者。汉文帝:即西汉文帝刘恒。他在位二十三年,提倡农耕,免农田租税达十二年之久,主张清静无为,与民休息,故全国经济渐次恢复,政治稳定。在历代帝王中以生活俭朴著称,与其子景帝dClJ启)并称为“文景之治”。九五之尊:古人称帝王为九五之尊。

  忧廑:忧虑和勤劳。宵旰:系宵衣旰食的简称,比喻勤于政务。

  悌:友爱兄长。

  过惠:过多好处。

  戎幕:军府。绾兵符:控制兵权。

  悚愧:恐惧。

  领厥:覆灭;失败。

  【译文】

  一个人如果能做到谦和退让,那么便能常享幸福。然而能够真正做到谦和退让的,古往今来能有儿人?不能做到谦和退让则贪欲就会日益强烈旺盛,而常常不知满足。居住的已是高楼大厦,巍然华美,却仍然追求亭榭池台之优美。吃的已经很丰厚美味、十分可口,却仍然追求驼峰、象白一类珍奇食物。穿衣必极尽锦绣之奇异,装饰必炫耀珍珠翡翠之贵重,养尊而处优,骄纵不加约束,这都是导致覆亡、失败的做法。方望溪先生说汉文帝刘恒身居帝王之位,还常常思念百姓的疾苦,忧虑自励而勤于政务,自奉俭朴节约,这就是汉文帝之所以能成为明君的原因,也是他知足而不辱德行的表现。一个人在家里,能够以父母待我过于慈爱而感到愧对他们,则不失为一个孝顺的人;能够以兄弟待我过于友爱而感到愧对他们,则不失为一个友爱兄长的人。处于社会中,能够以友朋予我过多好处而感到愧对他们,则不失为一个讲信义的人;能够以君王待我过于丰厚而感到愧对君王,则不失为一个忠臣。一个人谨守孝、悌、忠、信的方法,又何尝不是从知足中得来。如果相反,就会嫌父母待我不慈,兄弟待我太苛刻,友朋间则常发生矛盾斗争,君臣间则常产生怨恨之心,自以为无愧无惭,而怨别人太小气、太刻薄。德由于自满而招损,福因为骄傲而断折,怎么可以不对这个问题慎重看待?我自军府开始而掌管一方之兵权,位尊是得自君王给我的深厚恩情,平时因此而自感恐惧有愧。害怕居高位而自感危殆,处处小心谨慎,不知这能免遭倾覆断绝之祸?特将此意告诉你,请你代我约束子侄辈,生活在乡里,不要借势逞骄,玷污我的官声。

  【评析】

  彭玉麟在篇中具体阐述了知足才能常乐,知足才能律己的道理。知足之道,体现于居家,体现于做官治事,体现于处世为人。不知足就会怨天尤人,就会贪婪奢侈,就会骄横不讲理,既害己又害人。这篇家训的字里行间,反映出其人生观中的辩证哲理。今人如能有此胸怀,那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人自身的修养不就会更好一些了吗?

评论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还没有评论